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修心随笔

     

序:我们在祁伟老师严谨高速得学风下,逐渐在鉴赏方面入门。我是十分受益的,专业技术得到了一定的提升。不过我的号不是讨论学问的地方,就跟与吕子豪说的一样,是用来“围炉夜话”的。鉴赏鉴赏,“鉴”多一点。所谓“通训诂、明典故、察背景、考身世。”尽量还原作者原作时候的心理,这是我们上课要做的事,不过我这里主要是“赏”为主,不可能每一个有可能读到这篇经典的人,都有那么全面的知识来辅助欣赏,我想大部分的人是朴素的感动,所以我就记录朴素的感动,这样门槛放低,谁都能进。

      人言世事扰心,则静不入目,禅不意发。徒增思虑,推人推己,意锢于纤尘之角,念错乎我执着之究。则再远之境,再奇之象,洪范范而如江汉,脊悠悠而如昆仑,不堪缩身面壁,唯自叹息者。或问:“何人可以脱世故,离外相,法自然而得安谧?”以若所知,仅小童与得机人也。小童之超然者,元始之性,喜风悦雨,怡情探雾,如启畜发生,焕然奇想,以脱尘境。得机人之超然者,反顾之间,蓦然一悟,心出于生死之外,目视于鹏翼之梢,谈风抱雨,躺晴吸雾,如孤叶随波,与天同乐,以处尘境。各自有别,其妙相近也。

      乃忆高考之前,唯爱放学时雨,任试期愈近,快铃一响,犹似凤火焚云,了无羁缚。少年多喜雨,出楼临风,风杂叶味,清似丹花而不腻,香若茉莉而不甜,舐之无形,通神贯彻,怀之满衣,凉体轻身,春时未致,气半温寒。是时污泥佳味,枯木润滋,猛吸其新,一灭腹中跟火,一时羽化无形。

      至若今年,夜读佛经,以期助广马克思之大道。夜静灯孤,世界无人。刹那我执消弭,忘有此身,片刻神游魄去,意到古时。玉溪小庙,檀香佛台,无事而欣,默然而悦,老僧之侧,睦也其容,劈佛取暖,得道去忧。静哉灵哉,乃不知入眠,复昼则不能归其境矣。

      而知心可以塑者,世有八风三毒,刻刻思侵,幼时不知事,故赤子可保,今在危木远梢,欲止不能,唯镜此心,时时拂拭,自见常常,庶几可以明性也。

      至于在何处,小事小事!

      以上是我读这首词得朴素感动和心得:

     

      常羡人间琢玉郎,天应乞与点酥娘。自作清歌传皓齿,风起,雪飞炎海变清凉。

      万里归来年愈少,微笑,笑时犹带岭梅香。试问岭南应不好,却道,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分享至 : QQ空间
收藏

个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